小说:鼠大如斗 见人不走 鼠不偷粮 不必设防

产品时间:2022-07-07 23:24

简要描述:

楚九、王安、阿七,一路行进,终于见到了军营。只见旌旗招展,猎猎作响。健马长嘶,秋风悲鸣。 一阵阵紧促的军号声,此起彼伏。将士们军容严整,肃立两旁,弓在手,箭在腰,手持长枪,腰据短棍。楚军正处于备战状态,天地弥漫着一片肃杀之气。 一座座军营就驻扎在一望无际的平原。中军帐前,树立一大面旌旗,上书天魔二字。将军营驻扎在平坦的地方,是为了能早早的看到兽人的一举一动,急早应战。 王安看到中军帐前旌旗上的天魔二字,显着走了一下神,过了片刻功夫,他便想通了,苦笑了一下。...

推荐产品
详细介绍
本文摘要:楚九、王安、阿七,一路行进,终于见到了军营。只见旌旗招展,猎猎作响。健马长嘶,秋风悲鸣。 一阵阵紧促的军号声,此起彼伏。将士们军容严整,肃立两旁,弓在手,箭在腰,手持长枪,腰据短棍。楚军正处于备战状态,天地弥漫着一片肃杀之气。 一座座军营就驻扎在一望无际的平原。中军帐前,树立一大面旌旗,上书天魔二字。将军营驻扎在平坦的地方,是为了能早早的看到兽人的一举一动,急早应战。 王安看到中军帐前旌旗上的天魔二字,显着走了一下神,过了片刻功夫,他便想通了,苦笑了一下。

华体会体育

楚九、王安、阿七,一路行进,终于见到了军营。只见旌旗招展,猎猎作响。健马长嘶,秋风悲鸣。

一阵阵紧促的军号声,此起彼伏。将士们军容严整,肃立两旁,弓在手,箭在腰,手持长枪,腰据短棍。楚军正处于备战状态,天地弥漫着一片肃杀之气。

一座座军营就驻扎在一望无际的平原。中军帐前,树立一大面旌旗,上书天魔二字。将军营驻扎在平坦的地方,是为了能早早的看到兽人的一举一动,急早应战。

王安看到中军帐前旌旗上的天魔二字,显着走了一下神,过了片刻功夫,他便想通了,苦笑了一下。“走吧,去见见我的老熟人。

”几经周折,终于见到了王安口中所说的那位老熟人,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,大肚子、短腿、圆脸、鼠须、兔唇,一双三角眼,走路摇摇摆摆,说话怪里怪气。任谁看到这样的一小我私家,也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武士,因为他的样子,实在是颠覆了人们对于武士的认知。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个武士,倒像是一只长的像人的仓鼠。样貌不行,可是他的名字却起的实在是好,董良玉。

董良玉听报王安来访,掀开帐门,见到王安,慌忙跑上前来,因为腿短,倒像是一个肉球滚了过来。董良玉带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,围着王安转了一圈,险些像是要一眼把王安上下里外看个通透:“哈哈哈,征程遇故人。

好事啊,好事,一别多载,终于又让我遇到你了。”王安长话短说:“我要参军,给个值事吧。”董良玉赶忙过来:“不急,不急,这个稍后再说。走,先到我帐中坐一会儿。

”董良玉赶忙将王安、楚九、阿七带到帐篷里。帐篷是暂时搭建,其中陈设相对简朴,甚至到了简陋的田地,只见几跟干滚木横铺在地上,便看成了座位。正中放了一个树墩,看成了主位。

树墩前面,放一块儿木板,木板上放着一卷书,书旧旧的,一看就是经常翻动的缘故。此时,书封面褶皱,显然是经由翻动的缘故。这本书倒是让楚九对这个董良玉的看法发生了改观,可是当看到书名《观色宝鉴》,楚九刚生起的佩服之心烟消云散。

几人进到帐内,董良玉见到书,老脸一红,将书藏了起来,接着便谦让要王安坐主位,王安推辞不受。于是,董良玉便坐了主位。几人坐定后。

王安问:“前方战事如何?”董良玉回道:“现在还比力稳定,只是我方斥候在侦查的历程中,遇到了兽族斥候,双方打了一场,各有死伤,队伍驻扎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,再没见到兽族的踪迹。”王安低眉不语,隔了一会儿,又问到:“天魔军怎么来了?”董良玉长出一口吻,屏退了左右,等到左右出去关了帐门后,又看了一眼楚九和阿七。王安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王安这句话,自是给了董良玉一个信号,将楚九和阿七看成信得过的人看待。

董良玉自然也明确了王安的意思,所以也直接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,董良玉道:“太子大了,楚皇老了,到了替太子扫路的时候了。”王放心想,自己怎么把这最重要的一个原因给忘记了,太子已经当了快整整二十多年的太子了。他无时无刻不盼望着权力,眼下楚皇已经年迈,太子盼愿的时候就快要到了。

而太子当天子,这条路上最大的阻碍,不是楚皇,而恰恰就是自己的叔叔,战功王爷。战功王爷手握重兵,会影响到太子在朝中说话的份量,全因为战功王爷手中的兵权太强了。而且只要战功王爷一句话,太子能否坐上皇位都是一个问题。

楚皇明确这个原理,战功王爷明确这个原理,太子自然也明确这个原理。天魔军,是战功王爷最为忠心的部下,也是楚国军队精锐中的精锐。

虽然天魔军只有九百九十九人,可是这九百九十九人却是楚国最为强大的兵团,到了战场,这九百九十九位天魔军足以杀乱十万兵团。而天魔军最为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善于进攻,太子不会任由如此强大而又不受自己控制的军团存在。王安道:“岂非战功王爷就宁愿坐以待毙?”董良玉道:“不坐以待毙又如何?岂非同室操戈?”是啊,留给战功王爷只有两条路,一条就是还击,军权在手,自己当天子,可是依着战功王爷一贯为人,定然不会这么做。另一条就是看着自己的队伍逐渐消亡,一直消亡到太子满足的田地。

华体会体育app官方下载

王安直视着董良玉:“大厦将倾,你又何须逆流而上?”董良玉道:“但其无愧于心。”这一刻的董良玉,一身正气,可是又透露出一些无奈。王安听了这句话,双目似是要喷出火,怒目圆睁,直视董良玉:“好一句无愧于心,简直就是在放屁,你死无所谓,战功王爷死了也无所谓,可是楚国呢?楚国的黎民怎么办?一仗将天魔军耗尽了,导致军队精锐皆无,谁来保家卫国?谁来镇压各封地王侯?兽族入侵谁来迎战?届时楚国生灵涂炭,那时你再问问自己,是不是真的问心无愧?天下,是楚国的天下,不是太子的,也不是战功王爷的,是天下人的天下。”屋子内里再无一句话,帐外,冬风咆哮,犹如阵阵口哨,又像是催人死亡的军号。

良久,王安起身,背起书篓:“我想见战功王爷。”董良玉道:“战功王爷已经把自己关在帐内三天了,谁也不见。”王安:“我自有措施。

”说完又看了一眼楚九,作揖到:“楚兄,还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。”楚国有一项划定,但凡战争时,新近前来投军的青年,在军队中会摆设一场比试。

为的是防止这些青年只有满腔热血,而无一点战斗技巧,上了战场白白送掉性命。所以,摆设了入伍考试,先是在新来的只见举行一场比试,十中取一,然后摆设这些胜出的人与军队原有士兵比试,一直到这些胜出的人完全落败,然后以击败人数作为职位摆设,击败队伍原有士兵人数最多的,可以获得队伍最高统领的接见。为的是让这些新近参军的青年,可以消磨锐气,以后利便治理,也是为了认识他们的能力。

为防止作弊或者徇私,军队原有士兵倘若输掉一场,就会削职一级。武士为了保住原有的位子,自是全力以赴。而青年为了报效祖国,在军中获得应有的尊重,也是拼尽全力。

此次,听闻兽族入侵,凭着热血,前来参军的何止。


本文关键词:小说,鼠大,如斗,见人,不走,鼠不,偷粮,不必,华体会体育

本文来源:华体会体育-www.jskmzn.com

产品咨询

留言框

  • 产品:

  • 您的单位:

  • 您的姓名:

  • 联系电话:

  • 详细地址:

  • 留言内容:

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

电话

097-29648680

扫一扫,关注我们